首页 > 楚韵淮风 > 文人雅士 > 正文

画意诗情贯长虹——访淮安市美术家协会会员、画家项伟先生

2015-02-01 19:25:06 来源: 江苏淮阴网—淮阴报

—— 访淮安市美术家协会会员、画家项伟先生

朱士元

项伟艺术档案

项伟,原名项宗礼,号楚旭斋主,男,1929年11月生于江苏淮阴。现为淮安市美术家协会会员、淮阴区老干部书画协会顾问。

1947年,初中毕业后即入江苏省淮阴师范深造。1949年,结业。1949年5月,被分配到淮阴军分区文工队工作,期间立过三等功并入了团;

1951年,因遭诬陷(1988年昭雪,现享受离休待遇),未能赴朝,后转到教育部门,多年从事中小学美术、语文教学工作;

1959年,参加国庆10周年大型布置活动,工作精益求精,虚心好学,美术工艺水平均有了迅速提高;

1990年,离休后仍志在千里,不断攀登绘画艺术高峰;

1990年,受聘任淮阴区老干部书画协会常务理事;

1992年,《藤萝雄鸡图》被市博物馆收藏;

1995年,《野塘情趣》入编《中国老年书画家大辞典》(第一卷);

2004年,在淮阴实小和淮阴宾馆举办百幅绘画展览,当时市、区电视台和《淮海晚报》、《淮安日报》均作了专题报道;

2012年,《国色拥翠蜂蝶来》在参加全市离退休干部“辉煌三十年· 喜迎党的十八大”书画展中被组委会评为二等奖;

2012年,一幅作品在“‘双沟牡丹杯·夕阳红’互动电视书画大赛”中荣获国画优秀奖;

2014年,《竞夸世上无双艳 占尽人间第一香》在由中共江苏省委组织部、中共江苏省委老干局共同举办的“‘喜看新变化·共筑中国梦’——庆祝建国65周年全省老干部书画摄影作品联展”活动中荣获优秀奖。

欣闻已是86岁高龄的画家项伟先生的作品《竞夸世上无双艳 占尽人间第一香》在由中共江苏省委组织部、中共江苏省委老干局共同举办的“‘喜看新变化,共筑中国梦’——庆祝建国65周年全省老干部书画摄影作品联展”活动中荣获优秀奖,并且是淮安唯一获奖作品,我感到十分的惊喜和欣慰。此次获奖,不仅是对项伟先生追求绘画艺术的最高评价,更是对他追求绘画艺术的最好鼓励。此次获奖,项先生自己高兴,家人友人同样为他高兴。

让镜头转回77年前,我们一起来结识还在小学校里来回奔跑的项伟先生。

家中,他常看到伯母一手握剪,一手拿纸,三下两下就剪出一朵窗花,那些“福”字“喜”字更是让人爱不释手。项伟先生看得入神,很是好奇。还有表姐的刺绣,绣出的花鸟虫鱼,栩栩如生,活灵活现,让项伟先生对其中的奥妙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特别是家中请来的一位老画师的工笔画,画作中的不同人物,各有个性,特色鲜明。“八仙祝寿”、“麒麟送子”等作品,让他看得心花怒放,暗暗下决心一定要把老先生的手艺学到手。有了这个想法,他一有空就去看老先生作画。为了能使自己的画作大有长进,他在颜料的调配上花了很多的功夫。这里有个让他至今难忘的故事,因为当时受条件所限,买不到颜料。有一天,他跑到大庙里,看到菩萨身上五颜六色,而且那些色彩十分艳丽,心里就在想,这些颜色如果弄下来变成颜料涂在画作上,不是美极了吗。他一不做二不休,找来了刀子就在菩萨身上一点一点地往下刮,一口气刮了好多。他把刮下来的颜色放在水里泡,结果泡了一天,水也没变色。后来,他经过询问才知道,这个颜色是泡不下来的。听了这话,自己觉得好笑,感觉有些对不起那些心地善良的菩萨呢。

上小学时,他在课堂上一想起老画师作画的情景就把书中的插图拿过来偷偷临摹。老师在上面讲的什么课,他都忘了听了,一心摆弄手中的画笔。田野里,当他看到小鸟在空中飞翔,就想把它画下来。说画就画,他从树上折下来一根干树枝,在地上画了一遍又一遍,直到画到自己满意为止。有一天,他走到小河边,看到成群结队的鱼儿在水中游来游去,心理揣摩着怎样把他们画下来。这一看,早就过了吃午饭的时间,家里好多人出来找他,直找到小河边才找到他。令项伟先生不能忘记的是自己读中学时曾得到卢曼卿、吴学迟两位美术老师的喜爱和悉心指导,让自己初步打下了绘画基础。正因为有了这些青少年时代的经历,那立志成为画家的种子在项伟先生的心里深深地扎下了根,并成为他一生的追求。 

我们再把镜头转回到1947年,项伟先生初中毕业后作为优秀生考上了江苏省淮阴师范。来到这所学校里,项伟先生想当画家的梦想在这里得到了放飞。学校的美术老师对项伟先生的画作特别器重,经常对他的画作进行评点并给予指导,这让项伟先生的绘画水平进步得特别快。那时,班级里出校刊、出黑板报,每一期都留下了项伟先生的画作。每当同学们看到他的画作时,都情不自禁地竖起大拇指加以夸赞。

    那是1949年,也是项伟先生难以忘怀的一年。那年,项伟先生刚从江苏省淮阴师范毕业不久,便被分配到淮阴军分区文工队。到文工队以后,他的画画手艺得到了发挥。每次写标语或要画点什么都少不了他,更重要的是他还要搞舞台布置,还要为演员化妆。《白毛女》、《刘胡兰》等剧目排演的次数最多。这期间让项伟先生的绘画水平也相应地得到了提高。当年,他们的戏一直演到扬州、宿迁、沭阳等地,这让项伟先生回忆起来如在眼前。

    步入1951年,项伟先生调动到了淮阴县(现为淮阴区)宋集小学,后又调任到汤集小学,再后又调到果林小学,这期间的来来回回,工作上他总是走在前列,让学校的领导、老师、学生都对他十分敬佩。这期间,让项伟先生没有忘怀的是自己的画艺该如何长进。那时学校里写大字报、写标语都离不开他。他还兼任宋集中学的美术老师。当年,能教美术课的人几乎没有,项伟先生可是个出类拔萃的人才。多年后,他教过的学生提起他所教的美术课,还是记忆犹新,赞不绝口。那些学生中,有的还成了小有名气的画家。

    来到王营镇七年制学校,时间已是1973年。在这所学校里,项伟先生的艺术才华得到了充分展示。他不仅带好多班的美术课,学校的大型活动也都由他来组织策划,大家都称他叫“总设计师”。在这所学校里,领导对他特别关爱,只要有关于美术培训的活动都会安排他去,一切费用都由学校报销。去外地学习期间,他一有空就走进那些大城市的工艺品店、展览馆等,去揣摩人家的作品,让自己的画艺不断得到提升。在去扬州玉雕厂、漆器厂参观时,经常向艺人请教,以补自己的不足。记得来到玉雕厂时,门口有座玉雕塔,其精湛的艺术让他看得如痴如醉,从中吸取了很多营养。

    从岁月沧桑的回望中,让我们看到了项伟先生对绘画艺术的酷爱与追求;从岁月沧桑的回望中,让我们看到了项伟先生对自己在绘画艺术中取得的丰硕成果的快乐与喜悦。

    琢磨、探究、改进,这是项伟先生迈向画艺高峰的秘诀。他从兴趣中走来,他更从艰难中度过。他的每一幅画、每一幅字;他的每一个泥塑、每一个竹雕,都凝聚了他的心血和汗水。就在笔者和他交谈时,他从橱中端出一盘由萝卜、辣椒、苹果、茄子、西瓜牙子、菱角等组合而成的泥塑群雕,那种逼真,让笔者看了大为吃惊,不敢相信这是手工而作。有一天,当他的小孙子看到西瓜牙子时,用手摸过来就放进嘴里,咬了半天也没咬下一块来,逗得全家人都大笑起来。做这些泥塑,可花费了项老先生的好多心血。他从地里取来粘土进行反复摔打,然后根据自己的想象用手捏成不同的造型后,又在外表敷上棉花撕成的丝网,然后放在阴凉处晾,直到晾干为止。晾干后,再用砂纸在上面反复磨打,直到满意为止。他把反复磨打后的各种泥塑,涂上不同的颜料就变成了不同的蔬果虫鱼,让人看了赏心悦目。

    走进画室,看着自己的一幅幅绘画作品,项伟先生显得很是兴奋。他随手拿过《八仙过海》、《富贵长寿》等工笔画作对笔者说,一位老画家说我的这些作品的美感皆在顾盼呼应、统一谐调中显现,做到了每根线条的起笔、收笔、行笔变化有控制、有规律。另外,设色艳丽、沉着、明快、高雅,有统一的色调,具有浓郁的中国民族色彩审美意趣。其细节的精细描绘更是衬托了主体、充实了主体,同时还因为其精雕细琢而形成了工笔画的装饰特点。对这位老画家的评说,项伟先生谦逊地说,我还没有达到这个水准,要达到这个水准还要好好努力一番呢。淮阴师院美术系教授、著名画家陈士桂评价说:看了项伟先生《项伟作品集》里的作品,让我感受最深的是:一是大部分是工笔花鸟,可以想见要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才能完成;二是作品的水平已经达到一定的水准。无论是花卉还是禽鸟,造型生动,笔墨老到,色调明朗,反映了作者和畅健康向上的情志与心态。另外,他的画作还多次参加市、区画展并获奖,一些作品被市博物馆收藏。老先生对艺术追求的执着精神和取得的成果,真是可敬可贺。

谈及项伟先生的美术字,他说能有今天的成果,与他的人生经历是密不可分的。刷墙头标语、出黑板报、写大字报等,虽然吃了很多的苦,受了很多的气,但把自己的美术字却越练越好,直到形成了自己的风格。他说,形象美术字是实物与联想的有机统一,通过形象化的笔画线条,表现一定的思想内容。例如写“荷花”,用荷花的实体形象组成,人们看后即可联想到“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令人美感顿生。写“和平”二字用和平鸽组成,人们看后便会对战争厌恶和痛恨,对和平热爱与向往。再如“蚕丝”、“小麦”、“火柴”、“海浪”等字例,都是通过实物与联想设计出来的。写立体美术字,要将平面美术字通过加工装饰,使之具有立体感。这种字体,虽为人们所喜爱,并具有一定的吸引力,但它只适宜用在内容简单的广告宣传和商品包装上,如长行字句就不宜选用这种字体了。立体美术字,可分为焦点透视、直线平行和本体立体三种。另在本体立体美术字中又有“凸”形与“凹”形两种之分。他说,美术字与图案在美化过程中,必须注意内容的需要,做到形式与内容的统一。如果内容是严肃的,在画面装饰与编排上就要力求庄重大方;如果内容是轻松的,那么画面的装饰与编排就可以活泼、热烈些;如果内容是反映现代化的,画面装饰与编排就要富有强烈的时代气息。

那还是1954年,项伟先生“日间挥写夜间思”,终于编写了一本《苏光美术字》,他自己很满意,并将它与一颗期望的心一起投寄给“江苏人民美术出版社”。结果仅几天时间,就收到了出版社的回信。回信这样说:“你的大作已收到,我们决定出版,希望缺页火速寄来。”项伟先生当时既高兴又懊悔,自己的书稿怎么缺页了?于是他立即找齐缺页,并及时寄出。可是寄出后一直没有收到出版的消息。他当时想了许多,集中到一点就是其出身断送了《苏光美术字》的出版机会。“真理像燧石,打击愈猛发出的光愈强烈。”此后,他追求艺术的意志更坚定了。几十年下来,他在绘画上不断取得了新的进步,在美术字上也能与时俱进。

    画意诗情贯长虹。说起今天的获奖,项伟先生的脸上仍然流露出激动之情。他从书橱中取出最近出版的《项伟作品集》对笔者说,这本书既是对我这么多年来对绘画艺术追求的总结,也是对我人生的一种激励。我尽管已是86岁高龄,但对绘画艺术的追求,我不会终止。我们相信,项老先生在他的有生之年一定会创作出更加精美的画作来。

 


netease 本文来源:江苏淮阴网—淮阴报 作者:
  • 江苏省第十八届运动会青少年部跆拳道比赛在我区体育健身中心拉开战幕·冠军榜
  • 房屋征收“三大要素、八项注意”
  • 我区召开省级生态区现场考核验收迎检会议
  • 刘泽宇看望慰问离退休老干部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