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楚韵淮风 > 文人雅士 > 正文

周总理与筱文艳

2018-02-28 17:37:02 来源:

■ 金矿

我从20世纪80年代初就开始介入家乡乡土民歌的挖掘、收集、整理和研究工作,在众多领导和艺术家支持和指导下,成就了“南闸民歌”这一乡土民歌品牌。

这几年在省文化厅领导的引荐下,又开始“南闸民歌与运河民歌民谣”的研究工作。因为大运河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批准为世界文化遗产。我们南闸民歌是比较系统的地域文化项目,涵盖之广不同于地域民歌代表作,这样就便利切入运河流线传统文化的研究和探索,2017年我完成了《南闸民歌与运河民歌民谣》论文(3.2万字)编撰,已被淮安市社科联课题项目结题。

在这篇论文的第一部分,我就谈到运河戏剧问题,因为戏剧来源于民间音乐和民间文学,戏剧又是民间音乐和民间文学的提高与升华。要说我们家乡母地的戏剧就应该是淮剧(即早年的江淮戏),提及淮剧,就不得不提到淮剧的艺术皇后筱文艳,就不得不提到筱文艳与家乡伟人周恩来总理交往的一段情结佳话。

建国前后,中国统一战线工作先是以上海为试点,当年的上海除了团结民主党派共建新上海,其次就是团结和尊重知识分子,与他们真诚地交朋友,那时的知识分子都分布在科技界、教育界、文艺界、新闻界四大领域。而著名淮剧艺术家筱文艳就是上海文艺界一位知名人士。早在1952年,筱文艳就去北京参加了第一届全国戏曲观摩演出大会,筱文艳在中南海怀仁堂为毛主席周总理等主演淮剧《千里送京娘》和《种大麦》。演出结束后,周总理亲自接见了她,握着筱文艳的手问她是哪里人,筱说是淮安人,总理高兴地说我们是老乡呢,还详细问她是城里还是乡下,筱文艳回答是乡下,东乡车桥。总理自我介绍:“我住城里,已经40多年没有回去,你代我向父老乡亲问好。”

艺术家筱文艳老人身前有很深刻地记忆,她曾24次受到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筱文艳老师是第三届、第五届全国政协委员、第四届全国人大代表。她说在出席全国政协会、全国人大会议期间,周总理会在百忙中把筱文艳接到他家里吃顿便饭。周总理到上海,有时会把筱文艳叫去,关注筱文艳的进步,要筱文艳最好不要在党外徘徊,要尽快入党。1956年,筱文艳把自己入党的消息告诉周总理时,周总理握着筱文艳的手说“祝贺你呀!”

在大演现代戏的年代,筱文艳主演《海港的早晨》,周恩来在黄浦剧场观看了全剧很是高兴,结束后特地到后台看望以筱文艳为代表的剧组演员,并与她们亲切交谈,教诲她们演好剧中戏,做个好演员。周总理还赠送亲笔题词“努力学习精益求精”条幅给筱文艳,筱文艳一直挂在家里几十年。

周恩来总理是淮安人,他特别喜爱家乡的乡土艺术,筱文艳是淮剧界音乐创作和艺术表演的泰斗,正是因为看了筱文艳的《千里送金娘》折子戏以后,戏中曲调优美,“菜籽花开一片黄”周总理还会哼出两句呢,在地方戏中总理特别喜欢淮剧,有一位淮剧老艺人回忆并统计,周总理在北京、上海、南京等地就看过13次淮剧演出。

筱文艳的成就就是把散打散拼的草台班社带进地方戏剧艺术的巅峰。那是1953年戏剧改革,以筱文艳、何叫天、马麒麟等将淮剧表演严格到全场要有剧本,不允许无规则无目标无艺术的草台说戏,那些不适应唱剧本戏的人就被淘汰。淮剧的唱腔曲调严格定腔定谱,把淮剧流行地区的民歌小调糅合进曲调,特别是拉调、自由调和淮调三大主调具有很特殊的精彩,富有水乡酣畅而又开阔的韵味。我们可以这样推理,有周总理这家乡伟人对著名淮剧艺术家人才的发现和长期保护,有周总理对家乡这种民间艺术奇葩的钟爱厚爱关爱,有像筱文艳这样的著名表演艺术家数十年的传承和创新,有流传区域无数民间艺术的无名艺术家顽强地坚守保护,虽然经历特殊改造和斗争的年月,从母地诞生和滋生的民间艺术仍然能得到升华和发展,家乡的淮剧经久不衰历久弥新。我们应该感谢从家乡走出的伟人周恩来总理,也要感谢从家乡走出的著名艺术家筱文艳。

筱文艳老师终身对家乡是一片爱心,她曾在宝贵的艺术年华多次回家乡献演和义演,正如她所说家乡流行一句俗语“要看筱文艳一斤稖头面”,也就是说家乡有好多乡土老百姓都看过她的表演。说来见笑,作为我这酷爱家乡乡土艺术的民歌人却一次也没有见过她的舞台演出。只看过舞台艺术片《女审》以及后来她现代艺术效果过往回放节目。我到十四岁都没有到过淮安城,青年时也受生活局限很难进城看到名团名角。那次上海人淮在淮演出《三女抢板》,却只见到何叫天杨占魁马秀英,听说那一次筱文艳老师带领剧团另一个分队赴盐阜。那是到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筱文艳老师已经被聘为上淮艺术顾问,那是她亲自导演上淮青年演员一场神话剧《水漫泗州》,回故乡演出她已不再登台。我从剧目单上看到她的照片,幸好当时淮安文化馆音乐老师黄平带我一起到淮安南招(她的宿舍),拜见了她。当时匆匆接待我们只有十几分钟,她显得很为难,要替主演施艳萍、袁虹等说戏,当时黄老师想好的提问,筱文艳老师都没有来得及详细回答,主要是谈了几句她们那次来淮的演出目的和戏文表导过程,但总算与大师邂逅过一面,她老人家慈祥的音容笑貌已印入脑海,也算无遗憾了。

筱文艳老师最初的养父名叫张少卿,是淮安最早进上海滩的淮剧班主之一,这就是筱文艳本名张士勤的起因,可惜在筱文艳老师11岁时张少卿就夫妻双亡,又认刘姓(木初)为养父从艺。后自立门户成了淮剧艺术界巅峰泰斗,2013年9月19日在上海谢世,享年93岁。

曾经在淮安淮剧团初办时领衔小生的张少舫老师后来也因筱文艳的关系去了上海,他虽然只比筱文艳大一两岁,由于张少舫与张少卿同辈,筱在私下场合对张少舫都以叔相称,张少舫的女儿张美蓉文革下放南闸梁庄,到20世纪70年代末才回上海,与我共事10年,因乒乓球爱好和笔者交往密切。当时她曾和我谈到筱文艳是她大姐,我还真不太相信,她同我讲过筱老师的许多艺术及生活故事,我却没有认真记录,只是听听而已,现在想来也是宝贵的资料啊。张美蓉回上海后,多年失去联系,世纪初张回第二故乡探旧,知道我投身与淮剧有关的乡土艺术研究,感到可惜,说那一辈人老的老了走的走了,都属于遗产了,遗憾她没有协助我抢救,她说自己对淮剧艺术不感兴趣,父辈艺术到她已经断层。当时我很想通过她了解筱文艳大师的艺术藏宝,她说两家好些年没有来往,连她自己都很少见到,不想打扰筱文艳老师这位已经耄耋高寿的老人。

今天这个话题有点扯远了,作为我这南闸民歌省级主要代表传承人,江苏省非遗保护协会会员,还兼职淮安区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在乡土民间艺术传承和研究方面虽然做了一点工作,由于文化艺术基础太差,受断层乡土文化及乡土视野的羁绊,加之青年到中年接受生活风雨灾害磨难的影响,没有全身心投入南闸民歌及地方乡土艺术的事业,目前已经快到人生的最后驿站,两鬓白发,思维老化,步履蹒跚,这时才感到愧对江东父老与家乡伟人周恩来总理对家乡的关注和热爱,与从家乡走出的著名淮剧艺术家筱文艳先师对家乡艺术的奉献相差太远。有愧于伟人和大师的榜样,痛心疾首,悔恨交加。

伟人和大师永远在路上,他们在世已功高盖世,谢世后依然光耀千秋。我决心终身学习我们敬爱的周恩来总理无私而博大的胸怀,学习筱文艳大师“努力学习精益求精”的敬业精神,珍惜不多的晚年夕阳,坚持民间文学、民间艺术、民俗文化的不断探索、不舍探究、不负众望,将南闸民歌进行到底,为家乡的事业奋斗终身。


netease 本文来源: 作者:
  • 江苏省第十八届运动会青少年部跆拳道比赛在我区体育健身中心拉开战幕·冠军榜
  • 房屋征收“三大要素、八项注意”
  • 我区召开省级生态区现场考核验收迎检会议
  • 刘泽宇看望慰问离退休老干部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