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楚韵淮风 > 文人雅士 > 正文

你相信的美好

2018-04-26 17:54:12 来源:

■ 颜巧霞

我们的老爷车,前脸斑驳,似乎它刚从哪方战场上铩羽而归,其实,不过是时间的战场。我们打算去修理它。我和先生去城里的东街西街上晃一圈,选定了一家汽车服务会所,店主是个年轻的小伙子,刚出校门的大学生模样,带一副眼镜,文质彬彬。

    年轻的店主像外科医生一样,认真细致地审视了老爷车前脸上的伤痕,斩钉截铁地告诉我们,他给老爷车重新化个妆——喷下漆,它就会变得靓丽如初。我扫视了店的周围,等候着年轻店主化妆或者整容的车,挤挤挨挨的排列着,像快要上蜂巢的蜂群。如此看来,选择这家店错不了,我们当即同意了店主的意见和索价,只提了一个要求:“急等老爷车接送孩子,能不能给我们先修理?”店主也明事理,急我们所急。

    在等候的时间里,只见年轻店主和他的两个学徒工都带上防护罩,用砂轮一寸寸打磨掉汽车上的原漆,尘烟飞舞中,来了一个中年男人,他向我们自我介绍,是年轻店主的父亲。他看上去颇年轻又健谈,我好奇起他们父子俩的年龄,他果然竹筒倒豆子般噼里啪啦地讲开了。他今年48岁,是个水电安装工,平日在南方城市里搞水电安装,最近做完一个工程,抽空回家一看。店主24岁,新婚。中年男人问起我们的家,我报出住址,他一拍大腿,开心地说:“家乡人,儿媳妇就是你们镇上的!”我和先生也不免高兴,越发觉得选择这家店有眼光。

    父亲说起儿子念高中时成绩不错,只是高考时意外的失利了。他当年满心希望儿子再复读一年,考上理想的大学,儿子却不愿。父亲指着远处伏在汽车上专心打磨的儿子说:“他是个小犟驴,怎么也不肯去复读,说凭着双手也能闯一片天!”儿子毕业后,先跟在修车师傅身后学技术,有了手艺后,只身去南京闯荡,在南京的一家汽车店里待了四年。后来,年轻的他决定回故乡小城自己开店。先生环顾周围密密麻麻等候着打理的车,笑着对父亲说:“看得出来,小老板生意不错!”父亲嘿嘿地笑了:“这一条街上,我家生意最好!”我接上话:“条条大路通罗马,一样功成业就,生活美满。”父亲听我如此一说,更开心了,赶紧对年轻的儿子说:“一定要给老乡收价便宜点,是自家人!”儿子连连点头。

    到了最重要的工序——喷漆,出乎意料掉了电,活无法干下去。接孩子的时间到了,年轻店主借来电瓶车,让先生去接孩子。晚上六点,夜幕拉下来,电才再次翩然光临,店主开始动手喷漆,他的学徒工们在旁围观,3个小时候后,漆终于上好。足足等候了大半天的我们,已经疲惫不堪,店主建议我们暂行回家,等到空闲时再来做最后一道工序——抛光。先生掏口袋付钱,年轻店主毫不犹豫收下事先讲定的价钱。

    回程途中,我对先生说:“他父亲不是让他少收点吗?”先生说:“这整整大半天的活,24岁的他兢兢业业,没有丝毫懈怠,工钱加油漆钱,完全值这个价!”我听了,心服口服地点头。24岁的他靠着双手撑起这片店,也撑起青春岁月里许下的美好誓言,已然值得尊敬,已然让我们看到人世的美好。他父亲也许真心也许客套的话,他有没有当成诺言兑现,我何必计较?

    又过了3天,我们去找他给老爷车抛光,像初次见面那样,他全然不会仗“车”看人,依然十分热情地招呼我们。没有看见他善谈的父亲,也许又出门干活了。见我们现等着车,他立刻放下手中的活,动手给老爷车抛光,抛光后的车果然跟化了妆的美女似的,熠熠生辉。我们满意地夸赞他的技术,他却一声不吭,去驾驶室里试雨刷,给雨刷换上新的玻璃水,他又围着车身转悠审视,那模样像在打量自己的孩子,他转身去店里取出玻璃胶,把打了卷的车标认认真真地粘好,仿佛终于给调皮的孩子整理好歪斜的衣领。最后,他带着学徒工给老爷车来了一次里里外外的大清洗,我们要给钱,他却一分不肯收。

这样美满的收尾,是“信”得其所吧!是你相信的美好,终将美好。


netease 本文来源: 作者:
  • 江苏省第十八届运动会青少年部跆拳道比赛在我区体育健身中心拉开战幕·冠军榜
  • 房屋征收“三大要素、八项注意”
  • 我区召开省级生态区现场考核验收迎检会议
  • 刘泽宇看望慰问离退休老干部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