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楚韵淮风 > 文人雅士 > 正文

大运河畔的赤子之歌

2018-09-13 17:29:56 来源:

■ 杨献平

谈论诗歌,或者说,对当下的诗歌进行一个定义,其实是不困难的。看起来各种庞杂和热闹,但根本的问题是,我们的新诗究竟走到了哪一步?单就艺术水准来看,我觉得还是没有超越古典的,甚至是20上世纪80年代的。此处,仅以穆旦、昌耀为参照。尽管有人说,现在的中国诗歌代表了中国文学的最高成就。平心而论,我们完全可以这样说,可要分辨和注意说这个话的具体场域和语境,即在目前全面西化的写作背景下,诗歌确实是走在了其他体裁的前列。但这并不等于我们目前的新诗就是唯我独尊,无可指责的了。

任何的文学艺术创造,本质上是自觉的,是发乎内心的一种梦幻般的要求,也是精神和灵魂在尘世之中,渴望超越和飞升的一种自发的力量。由此来说,写作,乃至一切的艺术行为,其本身,都是有价值的。江苏诗人陈秀荣的诗歌写作,就是一例。阅读他的这本命名为《对一棵树发呆》的诗歌作品集,我能够明显地感觉到,诗人陈秀荣的写作完全是自觉的,也是遵循自己内心的一种形而上的艺术行为。他的诗歌,本分而又自在,诚恳且生动。陈秀荣的诗歌写作,是个人经验与现实物象的自然呼应,是心灵、精神与具体生活本相的扭结与阐发。他的诗歌,总体上是平稳的,但时时处处能够迸发出一种奇思妙想和来自于生活与灵魂的力量。

陈秀荣的《对一棵树发呆》,收录了他一百多首诗作,包含了他对故土,即大运河之畔乡土的记忆和生存经验,也有他在生活当中的灵感突发之后的觉悟与醒世感喟。在绝大多数的艺术创作中,植根于大地现实与个人经验,并且进行有效而别致的典型性呈现与艺术化提升,是我们创造出好的艺术品的根本途径。也就是说,纯粹的想象可以说是完全不存在的,再高拔卓越的想象力,也必须建立在既有的现实及其诸多可能性之上,否则,想象和想象力就是无根之木,无从谈起。在对大运河的吟诵当中,陈秀荣饱含了极度的深情与热情,如他的组诗《古运河畔,我散步在心灵世界》,那种诗句之间的感觉、触摸、呈现和表达,都显得自然真切,具有一种原生的品质。

古运河,作为一个沟通长江黄河及中国南北文化的文化符号,它的意义,已经超出河流和这一人工之河的本身,进而对居住在两岸和流域沿线的人们,也开始具备了一种融合与远行的思维。陈秀荣在其中,而且还是一个诗人。他的体验和觉悟是到位的。如他作品中这样的诗句:“柳阴里白马无踪/经久不息的是马蹄声声。”其中既有对往事和光阴中故事的追忆与想象,也有设身处地的自我见证。如《古镇河下,惊叹千年的回声》一诗中的“茶楼上一妙龄女子/羞涩地将绣球抛向车水马龙”等句子,看起来是生活化的细节,但诗人又进行了一番典型化的过滤,读起来不仅现场感强烈,且还传达出一种令人心动的感觉。诗歌乃至其他一些文学创作,其本质,或者说第一个要点,就是要具备感染力。只有具备了基本的感染的力量,才能够走进人心,使得读者与之产生共鸣。

陈秀荣的另一些诗歌,如《胯下桥》,对韩信的吟诵当中,还有反思。“胯下桥没有桥/更不见流水的身影/一截灰黑的记忆/横在英雄的眉心。”尤其是最后一句,有诗意,形象感与穿透力都很强。由此可见,陈秀荣的诗歌写作,是建立在对历史和现实深刻的观察、思考和判断上的。再如他的《黑三轮》“一辆半旧的卡车/牢牢地牵着它/四处游街示众/黑三轮无力从干裂的唇中/叫出一声痛。”也非常的出彩,通篇没有谴责和哀叹,也没有进行主观意识上的道德评判,只是冷静地呈现,使得这首诗无形中,有了一种震撼人心的效果。“如果蚂蚁能看清/我放在它眼前/一根小小的手指/定会吓得寝食难安。”(《蚂蚁》)这些诗句也体现出了陈秀荣对现实生活观察的精细与到位。

可以说,在这本诗集当中,类似《黑三轮》、《蚂蚁》等作品,应当是陈秀荣的压轴之作与精华所在。现实生活的戏剧性和震撼性从来超越虚构的故事,而诗歌直指人心的能量,则更具有爆破性。陈秀荣在书写当中,把自己的经验、思考,以及对诗歌的理解,能够发挥到极致,这样的一种能力,和他的现实生活环境有关,也是他潜心诗艺的一种自我修炼和必然的抵达。再加上《鸟笼的野心》、《麻雀》、《警笛》、《拖把》等等,使得我对陈秀荣的诗歌,有了一种欣悦的感觉。如今的诗歌从业者之多,之杂,之无序,都是有目共睹的,而类似陈秀荣这样的诗人,我真觉得太少了。

诗歌乃至其他一些艺术创造,无论是作者本人,还是艺术的起源和终极价值,都不只是为了自娱自乐,必然要承载一些社会的、人的和人类的功能。艺术说到底是人类内心和灵魂当中的事情,但艺术还必须根植于人所在自然乃至人群,包括所有的风习、规律、思想和现场,才能触类旁通,举一闻十,从个体出发,进入到更多的个体。以此来考察陈秀荣的诗歌写作,完全可以这样说,陈秀荣的诗歌写作,是打通了我和他者之间的联系通道,并且能够影响到更多个体的有效写作。他的诗歌传达出的悲悯气息、现实的力度、观察和思考的担当意识,都是难能可贵的,也都是触动人心的。

从这本诗集当中,我也强烈地感觉到了陈秀荣的赤子之心,他的写作,不仅是一种自觉的艺术行为,而且还有着一种面向众生的准确性。他的诗歌,在很大程度上,体现了他个人的一种情怀和素质。还需要说的是,陈秀荣乃至更多的诗歌写作者,在这个高度前进,人心特别容易异化、世事迅速沧桑改变的年代,写作不仅要注重对技术的掌握,更重要的是思想和识见能力的提升,还要特别注重“与时俱进”。不管我们身处何地何时,对于每一个写作者来说,最重要的是如何不断地提升自己,当然,这个提升,包含了艺术能力的诸多方面和有效改进。



netease 本文来源: 作者:
  • 江苏省第十八届运动会青少年部跆拳道比赛在我区体育健身中心拉开战幕·冠军榜
  • 房屋征收“三大要素、八项注意”
  • 我区召开省级生态区现场考核验收迎检会议
  • 刘泽宇看望慰问离退休老干部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