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楚韵淮风 > 文人雅士 > 正文

雨中赏荷

2018-09-16 17:51:48 来源:

    今年的淮安梅雨季节虽比往年迟了几天,但它还是姗姗而来了。雷雨天气持续几日,闷热的空气让人有些窒息。昨日天还未晚,七零八落的雨点已经落下。午夜时分,雨点变大,急促地打在窗外的屋面、物体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在万籁俱寂的深夜,尤其刺耳,令人心烦,时常让我睡睡醒醒,朦朦胧胧。

    晨起我走向阳台,窗外的雨仍然不紧不慢地下着。岁月告诉我:风起的时候看落叶,春浓的时候看花开,下雨的时候闻荷香。在这闲而美妙的时刻,何不去清晏园的荷塘,看看荷叶的芳容,闻闻荷花的清香?

    清晏园的荷塘,位于园的东南角,原为清代淮安府同知路崇的私人花园。1983年淮阴市政府对清晏园进行修缮时才将其纳入清晏园景区。荷塘东西长,南北窄,为不规则的长方形,占地面积约10.8亩。荷塘的面积虽称不上“大家”之秀,但与园中的楼亭轩舫、山水庭院、花草树木却相辅相成,相得益彰。

    走近荷塘,首先映入我眼帘的是古色古香的环漪亭,它与塘中曲栏连接贯通,是人们避阳躲雨、留步小息、观赏荷花的最佳点之一。该亭六角六柱,造型精美别致,上下通体黑色,与荷塘相映成趣。

    站在亭内,我向西眺望:朦胧雨气笼罩着荷塘上空,滴滴雨点落在荷叶上,发出“沙沙”的响声。一池荷叶,一个挨着一个,簇拥着在一起,好像一块巨大的绿色地毯覆盖在池塘上面。透过密密麻麻的荷叶,可见一根根长着小刺、墨绿色的荷梗,在水面上昂头挺胸,多像一个个威武雄壮的仪仗军人,接受着贵宾的检阅。夏风吹过,朵朵荷叶顺风倾斜,露出叶片被面灰白的颜色,犹如海中的滚滚波浪。风停叶静,一朵朵粉红色的荷花,在绿色可掬的塘面上风姿绰约,格外耀然夺目。

    撑着雨伞,踏着荷塘旁青砖铺设的沾满雨水的光滑小道,只见塘旁柳丝垂挂,微风吹拂,左摇右摆,正嬉弄逗笑着池塘中的红花与绿叶。

    我边走边看,边赏边拍,不知不觉走到一块伸入池塘水中的石头旁,这是观塘赏荷的最佳点。低头下看,有的荷叶漂浮在水面上,雨滴落其叶面,不停地滚动,就是不掉入水中;有的荷叶高出水面1—2米左右,伞状的底部,集聚着刚下的雨水,晶莹剔透,随着荷叶的晃动而滚动,当雨水累积到一定量的时候,荷叶便失去平衡,此时荷叶底部的雨水便倾巢而出,哗哗地流入池水中。如有微风吹拂,荷叶底部的雨水也会毫无顾忌地倾泻而下。抬头环顾四周,只见有的荷花还是花骨朵,正含苞待放;有的已娇艳盛开,并能闻到淡淡的清香味;有的花瓣已掉落,长成果实累累的莲蓬。再往远看,有的荷花高出荷叶,高调地向人们展示着她的美丽;有的荷花则羞涩地躲在荷叶的下面,害怕被游人看到;再瞧有的荷花是白色、有的荷花则是黄色、有的荷花又是粉红色、紫红色……,但她们的叶瓣上都悬挂着清澈透明的雨珠,如刚走出浴房的窈窕淑女。

    离开石头,继续前行,走在廊桥上,望着眼前的景致,不仅让我想起从古到今,多少文人墨客,春夏秋冬,为荷花(荷叶)吟诗咏赋,临摹作画。如杨万里的“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孟浩然的“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响”来赞颂春、夏时节荷叶、荷花的美丽与高雅。

    大约40分钟,绕了荷塘一周,我又来到了原始位置—环漪亭。看到有二位60多岁的老者,胳膊上带着“文明指导员”的红袖章,我估计应是公园管理员,在此避雨聊天。我便上前与他们搭讪,询问荷塘相关事宜。他们说:“荷花一般在每年的6、7、8三个月盛开,花期3—4个月左右,此为观赏荷塘,下面不长藕,荷塘建于何时不清楚”。回家上网百度“荷花”:发现管理员有的话还是值得商榷。荷分食用荷与观赏荷,荷花的地下根状茎就是藕,是荷花储藏养分和供繁殖的器官。应该说:观赏荷下面也是长藕的,只是形状小,不如食用荷下面藕长的大罢了。 

    雨越下越大,望着眼前雨中的荷塘,我不仅赞赏荷的美,而且更崇尚她“出污泥而不染”的秉性。望着眼前雨中的荷塘,我真想留下来,陪荷默默地站立雨中,静静地接受雨水的冲涮与洗涤,慢慢地汲取花的清香。但家里还有事等着我回去,于是,我索性抛开伞,冒雨站在荷塘的廊桥上,请管理员同志为我拍照留念,作为这次雨中赏荷的见证!


netease 本文来源: 作者:
  • 江苏省第十八届运动会青少年部跆拳道比赛在我区体育健身中心拉开战幕·冠军榜
  • 房屋征收“三大要素、八项注意”
  • 我区召开省级生态区现场考核验收迎检会议
  • 刘泽宇看望慰问离退休老干部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