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楚韵淮风 > 文人雅士 > 正文

与芦为邻

2018-11-29 17:28:45 来源:

■ 谢汝平

一直认为芦苇与竹子相似,都是碧绿的、直直的、高高的,只不过竹子是植物界里的精英,而芦苇属于草根。因此竹子可以长在山上,也可以长在家前屋后,且日日长青,而芦苇近水才能生长,因为属于草根,只能一岁一枯荣。

想跟芦苇做邻居似乎很容易,其实不然,首先居所附近得有水,哪怕一个小小的水塘。在乡村,大大小小的水塘不计其数,芦苇也随处可见,这个高高的邻居极易被人忽视,除非是很大很大的芦苇荡。而在城市,在水塘、人工湖边,很少见到芦苇的身影,大概由于芦苇的草根属性,且具有视觉上的野性,人们并不重视它,即使生长也会被当作野草铲除,造出更多人工景致,因而显得精致灵巧,可惜少了摇曳生姿的灵动。

我很幸运住在古黄河边,这里有野生的丛丛芦苇,由于古黄河本身具有的狂野性格,两岸的芦苇与之非常匹配。何况这里的芦苇非常聪明,并不随意扩大自己的地盘,生长了很多年还是那么三三两两的样子,并不妨碍精英人士挑剔的眼光,因而在景观规划方面得以保存,也让我可以幸运地以芦为邻。与我为邻的芦苇们不知生长了多少年,它们可能是这片土地上最早的原住民,每年冬天枯死老去,每年春天再萌发新芽,千百年来从未间断。在人们眼中的生命奇迹,也许只不过是植物们的平常事,倒是一代代勤俭奋斗的人类,成为它们眼中的生命过客。

芦苇在春天齐刷刷地生长,那绿绿的锥形的嫩苗,刚刚刺破了大地,仿佛还想刺破天空。当然,这只是芦苇儿时的梦想,它们是很务实的植物,初夏时节,长到两米左右便停止了生长。以后的芦苇,总是一副优哉游哉的样子,从夏到秋仿佛都没啥改变,不知它们的日子是怎么熬过来的。总想不明白芦苇的生活目标是什么,也许,生活本身并不需要目标,活着就是最有力的解释,所谓的目标,也无非就是为了活下去而已。人常常自以为比植物聪明,可我在芦苇面前却不敢有半点傲慢,我虽然也能写诗作画摄影,干一些跟文艺沾边的活,可不管怎样努力,那些所谓的作品,也比不上芦苇摇曳的身姿更动人。

即便这样,与芦为邻并没有让我压力大增。从春夏到秋冬,我常去看望这些水边的邻居,看看它们整齐的舞姿,听听它们哑哑的话语。也许,我真是轻视它们了,在我心中,或许在大多数人心中,一大片芦苇丛也比不上一棵优美茁壮的竹子,特别是在深秋初冬,芦苇渐渐老成一把柴火,而竹子仍然碧绿旺盛。但枯死老去的芦苇顶上,都有随风飘动的芦花,这无人欣赏的花朵,真的不像花朵,也许只是芦苇的一幅遗作,展示在天地间。等到河水结冰的时候,芦花仍然坚守在芦苇顶端,有的倒挂着,被寒风刮残了,仍然对一根枯柴不离不弃。我突然心生感动,纵然是如我等自诩多情深情的人,又有几个痴情如此。



netease 本文来源: 作者:
  • 江苏省第十八届运动会青少年部跆拳道比赛在我区体育健身中心拉开战幕·冠军榜
  • 房屋征收“三大要素、八项注意”
  • 我区召开省级生态区现场考核验收迎检会议
  • 刘泽宇看望慰问离退休老干部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