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楚韵淮风 > 文人雅士 > 正文

木末芙蓉花

来源:

■ 严宜春

从哪里开始呢?那就从这座千年古塔——海春轩塔说起吧。

古塔始建于唐朝,距今已1300多年,塔为砖塔,高20多米,七级八面,构建塔身的小青砖全由糯米汁粘合。据说塔是没有地基的,当年设计建造时,为减轻风力对塔身的影响,每一级的塔角都不在一条直线上。果然,七个角从下而上都是错开的。

古塔内外两层,记得很早的从前,我曾经在里面看见有旋转而上的木梯,可以直达塔顶。只是那时已不允许闲人上去了,后来干脆拆了木梯。现在,内外塔之间纯粹是中空的了,这种双层结构恐怕也是它屹立千年的原因。

二十多年前,这儿还是一片农田。春天,塔的四周黄灿灿的油菜花一望无垠,偶尔的几户农家散落在花海里,我的一个童姓学生就住在离塔三四百米远的地方,我曾经去过她家,那样的所在有点世外桃源的味道。

导游笑说,顺着塔走一圈,可以达成一个愿望,我们遂顺着塔身双手合十绕塔而行。旁边一个居士模样的看了我们一眼,低眉敛首:这是一座孝塔,绕三圈,可以保父母平安!离开时,看到高高的塔顶上,栖息着数只鸽子。

从前的日子很慢,从前的时光很美。那些从塔旁缓缓而过的光阴,蓝天白云纯粹得透明,站在校园里就可以遥望的塔影;骑着自行车从八字桥上呼啸而下的快乐;颤颤巍巍地在三里路上和一辆装满蔬菜的平板车错车而过的惊喜;秋风四起,坐在办公室,一抬头就看到遍地金黄,好看的银杏打着旋舞;空气中氤氲着花园村的各色花香……还要多美呢! 

“摹云阁”,本谓“抹云”,七仙女在天庭想念她的董郎和一双儿女,时常抹开云彩凝望人间。柏拉图说,我以为小鸟飞不过沧海,是因为小鸟没有飞过沧海的勇气,十年以后我才发现,不是小鸟飞不过去,而是沧海的那一头,早已没有了等待。而神话中的天仙配,早已活成了爱情的经典模样。不远处的悟缘河上,一把硕大的茶壶高悬半空,壶嘴里源源不断地吐出哗哗水流,那是爱情的源远流长。

早春的梅树下,一群可爱的女子叽叽喳喳,零星的迎春给大地镶上一道亮丽的花边。桂花树是无论走到哪里都有的,我走过去,深深地嗅一口青枝绿叶的香甜。无意间转头,隔着一道溪流,一幢精致的鸽舍嫣然花树丛中,是“风递幽香出,禽窥素艳来。”哦,花在开,树在绿,风在吹,岁月在,你还要怎样更好的世界?

随处可见的辛夷花树,墨笔一样饱满的花苞直指蓝天。木末芙蓉花,开在辛夷坞,开在王维的诗句中,更开在这方文气斐然,底蕴深厚的土地上。

再过些日子,我要来梨木街寻一处僻静的民宿,只为听那青天上滑过的清亮鸽哨,四月的春夜里槐花的落蕊轻轻拂地的鸣唱……

世间的每一朵落花,都香过、美过,与蜂蝶相会过!每一个女子,都青春靓丽过。在中年的岁月里,终于学会原谅生活的不圆满,内心安宁,看庭前鸟啼花落,欣然有会于心。


netease 本文来源: 作者:
  • 江苏省第十八届运动会青少年部跆拳道比赛在我区体育健身中心拉开战幕·冠军榜
  • 房屋征收“三大要素、八项注意”
  • 我区召开省级生态区现场考核验收迎检会议
  • 刘泽宇看望慰问离退休老干部

热点新闻